代友洞房

深夜,大厦内的住客都进入梦乡了,一对年青新婚男女在喜宴后, 由两个好友送回家其中一人先行离去,因我是伴郎, 要留下来交待一些事情。 我们都有醉意,但新郎醉得特别厉害,躺在沙发上, 脸红似关公却仍然兴奋地大叫「我要洞房」。 站在一旁的我倍感惆怅,我最近失恋了, 交待一切事情后我向一对新人告辞。 「阿生,失恋算甚么?我也试过!不要灰心, 艳梅有一个表妹我叫她介绍给你,老婆,替我安慰阿生, 介绍你表妹给他吧!」新郎说完沉沉大睡。 二十二岁的新娘李艳梅,有六成醉意,平时本已艳压群芳的她, 由于高兴又化了妆,此刻简直美若天仙。 她身穿一件低胸晚装,魔鬼的身材半露, 上身的两条吊带突出她那幼滑而雪白的肩和背 下身那开叉似的旗袍使她骄人的美腿表露无遣, 如此佳人使我又羡慕又妒忌又悲哀!李艳梅假装生气喝叫丈夫入房去, 没有回应她打他的脸,拧他的大腿,也没有用, 便弯腰抬起新郎的头 对我说: 「麻烦你帮忙抬这蠢货入房!」看着新娘艳如桃李的脸颊, 晶莹欲滴的水汪汪大眼睛似火的红唇而又含情带笑, 我在刹那间惊为天人我反而靠我近她,突然心中一阵狂跳!看见弯腰的新娘一对人间极品的乳房, 完全外露白里透红,涨满,巨大结实!她努力在抬丈夫的头, 一双大豪乳在我面前沉甸甸地荡来荡去。 她那半醉媚眼在斜视, 好像在说: 「还不快些……」我兴奋地脱下裤子, 拉下新娘的内裤手抱她腰肢一收,另一只手握住阳具一插, 新娘骚叫一声两只大肉弹在狂跳,被我两手力握, 她扭动屁股在挣扎我则狂吻新娘的小嘴,不能自制地向她侵犯。 「你在想甚么?还不快些……帮忙,算了, 就让他在沙发上休息吧!」李艳梅放下新郎的头 坐在另一张沙发上说: 「你那前度女友又怎比得上我表妹人材出众, 别担心过两天介绍给你!」我如梦初醒, 在幻想中惊醒不安而内疚!我坐在新娘前面, 点上香烟心情逐渐平静,却忽然对在沙发上烂醉如泥的新郎十分愤怒, 洞房花烛夜他竟然……在闲谈中我告诉新娘子, 如今每个男人在结婚之前多数有性经验了或许嫖妓, 或与其他女人做过爱!我的话刺痛了半醉的新娘 使她想起新郎说在几天之前受了邻居少妇的引诱, 而和她做爱。 新娘嘲讽地看了我下身一眼, 带刺地说: 「你的女友不要你, 可能是你阳萎吧!外表强壮的男人极可能是太监!」她狂笑得双□波涛汹涌, 一边的吊带下滑至腰一只胀卜卜乳房现了形, 挺立壮观而迷人。 我看得呆了, 心想: 「我是否太监, 你一试就知说不定使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」我见新娘闭上双眼不动, 一双大乳挺立在我面前看得我的火炮在裤子内挣扎跳跃。 我忍无可忍,酒又壮了我的胆,她的闭眼和刚才豪放的言论, 使我悄悄跪在新娘身旁以手指拨弄,轻揉她的乳头。 啊!乳头粗硬如莲子了,两只大肉弹骚动了, 后浪推前浪地起伏不已。 我双手力握乳房三分之二的圆周,顺势拉倒她, 新娘半裸仰卧在沙发上了我用手搓揉,用嘴唅吮乳头, 不能自制地在把玩。 新娘显然不知发生甚么事,壮大了我的胆, 我另一只手在她幼滑双腿之间进侵穿透她的内裤, 抚摸一片湿润的屄。 李艳梅知道我在侵犯她,便挣扎起来,整理好衣服, 也不责駡我 只是说: 「我要睡了,太夜了, 你走吧!」她步伐不稳地走进卧房我也清醒过来, 惭愧地走向大门。 已经是深夜二时许了,窗外吹来一阵南风, 吹去了她身上的闷热转眼之间,她被吹得眼倦欲眠, 欲睡还醒脑海似梦非梦时,见到那醉倒在沙发上的丈夫, 笑嘻嘻地走进卧房说要洞房。 新郎一手把李艳梅腰肢抱住,一手伸入她的内衣, 搓揉着她的乳房他一面情意殷殷,诉说那单思之苦, 李艳梅亦向丈夫伸诉新婚夜的孤眠独枕。 新郎急不及待把李艳梅的衣裤尽地解脱, 然后分开她双腿放在他肩膊上用手抚摸她的屄, 还不时挑逗那两片阴唇新郎这时半跪在李艳梅下身, 扶正他的阳具放在她屄外,他不是立即插入, 只是在李艳梅的阴唇阴蒂旋转活动。 李艳梅咬紧牙关,刁了新郎一眼,使劲把屁股朝上一挺, 他那根阳具就趁势冲开了阴唇,长驱直入。 在新郎全根进入后,倒把李艳梅弄得有点刺痛, 她张眼一看一个赤裸露体的男人紧抱住自己, 但不是自己的丈夫。 惊愕的李艳梅,心房卜卜在跳, 高声喝问: 「你是谁?」只听对方气喘气急的回说: 「李艳梅, 是我呀!」当她听到了声音已经知道是谁了!「你是阿生吗……?」说时, 她感觉下身有点异样低头一看,嘿!一根硬直的阳具正在自己屄内。 我以全身之力下压一插,在新娘泪水直流的唿喊中, 刺破了她李艳梅知晓我在侵犯她,她一来害怕不知如何反应, 二来丈夫在新婚前还和女人做爱的一幕驱之不去 最恨是新婚夜他竟然沉沉入睡李艳梅感受到痛楚时有点后悔, 挣扎地大叫: 「阿生你在干……甚么?……呀……」我狂妄地吻吮她朱唇, 使她出不了声再两手用力握住她一对乳房,如洗衣般推磨力擦, 痛得她杀猪般惨叫一切快如闪电,新娘像跌落人间地狱般叫喊, 眼睛睁得快要凸出来她头部勐摇,双脚乱踢而大屁股勐扭。 然而不久,她娇喘呻吟,她闭上双眼力吻我, 我忍不住向新娘射精了溶岩般热流的冲击使她完全清醒, 意识到行为的荒唐和后果的严重,她疯狂挣扎, 无比恐惧地大叫: 「不要……不要在我体内……射精呀!」她的叫喊多迷人 她狂摇的两个乳房多壮观却被我力握至不能动弹, 她狂扭屁股却被力压,无法摆脱我的阳具,并且在我发射中仍力操而旋转, 使她的高潮继续扩大。 她全身发软,反而抱紧我,直到我发泄完, 才虚脱不动泪水静静流下,表情却无限满足, 形成强烈的对比。 这件事发生后不久,李艳梅介绍了她表妹给我, 我为了忘记李艳梅对她的表妹热烈追求,加上我有一份高收入的工作, 不到半年我们便结婚了过着颇为快乐的日子。 有一天,我和陈大志到餐厅喝咖啡,问及他太太李艳梅, 陈大志愁眉不展 许久才说: 「一个如此天生尤物, 竟是性冷感由第一次做爱开始,她从来没有呻吟过, 半年多了再这样下去,恐怕只有离婚收场了」我惊讶不已, 我在想: 「怎会呢?那晚我代他洞房李艳梅那淫态, 和要生要死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,」我不敢再追问下去。 过了个多月,我和太太吃完晚饭,李艳梅突然到访, 不见半年多她更见丰满成熟而善解人意,使我不能自制而有非分之想。 但她一脸愁容,看她目光幽怨而烈火般的眼神, 使我恐惧又兴奋她和表妹倾谈日常家事至深夜, 直到表妹疲乏去睡 才吩咐我: 「阿生,替我送艳梅表姐回家」李艳梅未走, 那烈火般的眼满含怨毒她表示要和陈大志离婚, 理由是不愉快她没有快感。 她说: 「自从那晚和你……之后,我每次和他做爱, 总是看见你心中充满内疚和犯罪感!我决定离婚, 你肯要我吗?」我感到荒谬我已有太太, 根本不可能。 但是,李艳梅已在我面前脱光了衣服,摇动胸前那对乳房和屁股迫近我, 她兽性大发扯裂我的裤子,我忍不住阳具高举, 却拒绝她!她发怒了冲动地要到厨房取菜刀自杀, 我自后抱住那怨妇她浑身的热力,高耸的乳房和丰硕的大屁股, 使看我的阳具坚硬如铁强力磨擦她的大屁股, 再看她挣扎时两只胀卜卜的乳房击起滔天巨浪, 使我忍不住用手把玩力握。 那怨妇笑了,转过身来,狂吻我。 我双手抓住两个乳房不放,突然间,怨妇手握我的阳具套入她屄内, 结实的乳房拍打磨擦我着我吃吃地笑,淫贱地喘息。 我恐惧地推开她,反而被她大力推躺在沙发上, 她飞跃压住我屄吞没我的阳具,坐紧使我不能摆脱, 然后闭上眼一上一落一前一后挺进力磨,无数的乳花如雨点般攻击我脸颊, 加上她凄迷而淫贱的叫喊我失控了。 我狂吻她小嘴,阳具不停向上挺进,那些淫水涓涓湿透我双腿, 我疯狂地抽插力握乳房至变形,向淫贱的怨妇在射精。 怨妇兴奋地笑了,雪白的大乳上的汗水下滴, 她双乳自半空强力压下力磨我胸膛,喘息低叫, 接受我尽情发泄之后怨妇伏在我身上不动。 突然间,我看见美娟站在我面前,充满了愤怒, 震惊和疑惑她以为在发恶梦,但事实摆在眼前, 不禁尖叫: 「你们在干甚么呀?」泪水自她眼内涌出。 我一跃而起,万分惶恐,李艳梅赤裸爬起来, 羞愧得无地自容。 「老婆……我们一时……冲动」我尚末说完, 太太已夺门而出 边跑边大叫: 「我不会原谅你们, 阿生……我要和你离婚!」我想追巳太迟了 看一眼李艳梅 我愤恨地说: 「我明白了, 你自己婚姻失败却故意来砍坏我的幸福,你这变态的女人!」「究竟是谁破坏谁的幸福?要追究的是我, 不是你」李艳梅痛苦地笑。 当初就因为我一时冲动,在李艳梅新婚之夜和她洞房, 使她内疚而产生性冷感使她婚姻不愉快。 我上前为她整理身上的衣服,然后送她回家去。 美娟回娘家暂住,总是回避我的探访。 我不时打电话到岳母家中去,劝老婆不可一时冲动抱恨一生, 但她只是冷笑最后还挂了缐。 一方面我苦劝老婆回家,一方面应付李艳梅的纠缠, 夜深人静我又失眠了,李艳梅打电话来,说她在情夫家中, 他们正在做爱从电话中传出她的笑声和喘息声, 我因李艳梅说对方做爱很久也不射精而心有不甘, 也受了好奇心的驱使决定按她说的地址,上门看个究竟。 李艳梅开门招待我,她秀发凌乱,一身酒气, 脸如桃李似醉似醒,身穿一件薄纱睡袍,竟没有内衣裤, 睡袍似被汗水湿透了两个乳房浮现,连下身的小山丘也清澈可见。 此情此景,的确使人无比兴奋,我想起在电话中传出的淫荡声, 不禁痛恨她的情夫她又不是我老婆,想通了我转身回家, 因她太得意了。 「我早就知道你会来,刚才,他呀!太勇勐了, 也难怪二十多岁而已,哈!他如今像猪一样熟睡了!「我若无其事入屋, 接过一杯啤酒一饮而尽,便索性自己到冰箱去拿, 当望向李艳梅她已醉倒躺在沙发上,看那双乳向天怒挺起伏, 看她双脚微张凌乱的秀发,一副满足的神情, 我心中只有妒忌和怨恨。 我要看看那个情夫是否三头六臂?进入卧房, 一时找不到电灯开关凭藉夜色,隐约见到一个人仰卧在床上, 太过分了竟然用李艳梅的被单遮蔽着身体,我有点醋意。 我推他不醒,决心剥光他,看他的阳具有多长?有多粗?扯下一半被单, 不禁大吃一惊他身上竟然有三十六寸的乳房, 而且载上胸围我想起泰国的人妖!便想作呕!仇恨使我扯下胸围, 果然是一对胀卜卜的乳房用力一握,弹性更胜李艳梅, 当然啦他本来就是男人,他是靠整容外科手术, 来改变自己的身材!但他双手放在头部我看不见他面貌, 当被单全被我拉下时……我倒退两步!他竟然把下身也……我大惊而跳 我最痛恨便是不男不女的人妖!我走向房门 但见他比我更快挡住去路,见他胸前双乳摇曳, 我心胆皆裂我想走,但他阻挡,相方互相对峙时, 那人把卧房灯制扭动。 卧房灯火通明,那……那不是李艳梅好友秀莲……原来她们……我明白她根本没有所谓的情夫, 而是故意刺激我。 秀莲上前把我衣服剥光,推我仰卧在床上, 头部埋没在我两腿间以迷人的小嘴狂吞暴怒的大毒蛇, 使我全身发磙十分兴奋,不能自制地狂握她的大乳。 突然间,她身向上移,正面压住我,我目睹一对胀卜卜大乳, 双手力握她痛苦地笑,一手抓住毒蛇的头,对准目标一塞一坐, 一阵灼热湿滑使我狂叫!秀莲策马狂奔一身香汗淋漓, 一双大乳上满是汗水如两个小皮球般,在狂抛中水花四溅, 看得我呆了看她的淫笑,听她的叫春,我忍不住向她射出密集的炮火。 她也支援不住,全身向我压下,两个大乳凌空而落, 我两手力握不住索性用口咬住一个乳房,使她在喘息中怪叫, 伏在我身上不动全身却产生间歇性的抽搐,朝天的大屁股左摇右摆。 。

上一篇:一箭双雕 下一篇:干哥哥的姦淫岁月